民事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陈传荣,女,1969年12月22日出生,住枣庄市山亭区山城办事处东鲁村175号,身份证号码:370406196912220585

委托代理人:高贵真,男,1970年6月3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系委托人丈夫,身份证号码:370406197006030039,电话13012667664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枣庄市山亭区山城街道南庄小学,住所地:枣庄市山亭区山城街道办事处南庄社区,法定代表人:刘洪会;电话:15163218566,社会信用统一代码:12370406MB27368120

再审申请人陈传荣因与被申请人枣庄市山亭区山城街道南庄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3年2月13日作出的(2022)鲁04民终3026号民事判决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二)项、第(六)项之规定,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申请事项

一、请求撤销山东省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22)鲁04民终3026号民事判决书。

二、改判支持再审申请人一审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

申请事由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二)项: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第(六)项:“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事实与理由

申请事由

1、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二款,具体理由如下:

二审法院认为,“东鲁小学未设立登记,非法人单位,其法人单位为南庄小学。南庄小学系由枣庄市山亭区山城街道办事处举办的事业单位,经费来源于财政拨款,劳动关系的建立应以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之间存在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为基础”,缺少事实依据,与案件查明证据矛盾,二审判决书机械停止在现在“东鲁小学未设立登记,非法人单位,其法人单位为南庄小学”的状态。

2东鲁小学设立于六十年代初,在2014年,该单位在扩建教学楼工程的招标公告亦证明那时仍是法人单位,之后法人单位改制合并至学区(南庄小学),变更东鲁小学为非法人单位,南庄小学成为东鲁小学法人单位,这些事实在二审上诉时均向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一系列证据和上诉人历年的学生毕业照片、与本单位教职工的历年合影照片,均被二审法院无视。

再审申请人于1992年上班时,东鲁小学属于法人单位,具备劳动用工条件,主体虽有历史变迁,但仍可追溯法人合并后的上一级学区单位。二审没有根据现有证据对案件的事实进行审理认定,似是而非地维持了一审判决的错误。

二审法院认为:“陈传荣主张经东鲁村委会和学校领导决定,让陈传荣顶替高贵芹,以高贵芹的名义在学校任教,对此陈传荣不能提供有效证据予以证实。而陈传荣提交的发放工资的银行存折户名显示系‘高贵芹’。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七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信原则,秉持诚实,恪守承诺。这就要求所有民事主体在从事民事活动,包括行使民事权利、履行民事义务、承担民事责任时,都应秉持诚实、善意。只有诚实守信才能得到社会尊重和法律保护。因此,陈传荣请求确认与南庄小学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裁判适当。陈传荣的上诉理由缺乏充分有效证据予以证实”,该认为完全脱离了自90年代起再审申请人在东鲁小学一直任教的客观事实,更把居委会出具的再审申请人在本单位学校工作近30年的书面证明材料置之不理。

再审申请人在东鲁小学任教期间,案外人高贵芹并没有在东鲁小学工作(之前曾为本居居民,于1993年作为随军家属转到上海落户工作);1998年,根据上级教育部门规定,全区教育系统清退全部临时代课教师,再审申请人并未在清退之列。

2015年春,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通过大数据比对,发现户籍在上海的高贵芹与山东枣庄山亭区的“高贵芹”在使用同一个身份证号缴纳社保,于是责成山亭区劳动局约谈再审申请人,再审申请人如实向国家机关陈述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社保机关据此取消了高贵芹在山东的社保、医保等,但是用人单位并没有为再审申请人更名或办理其相关手续,并且再审申请人一直工作至2020年,即使再审申请人要求变更自己名义,但是用人单位没有给予办理。

再审申请人是被管理人员,没有一般民事主体享有的独立权益,如果归结责任,应该是用人单位存在过错和不诚信,而非再审申请人。二审判决书完全脱离实际和证据,作出了背离客观事实和法理的认定。

申请事由

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六)款,具体理由如下:

本案应适用《劳动法》、《劳动合同法》,两法自成体系,包括一系列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的法律规范、司法解释等;《劳动法》属于劳动与社会保障法体系,《劳动合同法》调整的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国家机关、事业组织、社会团体与劳动者之间的劳动关系,目的在于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建立和维护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劳动制度。二审依据《民法典》而非《劳动法》、《劳动合同法》作出判决,存在适用法律错误。

综上所述,二审民事判决存在刻意忽视证据、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再审法院依法纠正。

此致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再审申请人:

2023年4月13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