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抗疫路迢迢,战旗飘,毒趋消。

紧要关头,谋士出邪招。遂使瘟神重得势,狂扩散,猛回潮。

城乡愈弄愈萧条,纵挥毫,实难描。

市井街衢,来去客寥寥。各地同胞全躺下,齐喘息,共高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