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颜庭录】

昨天晚上我和老婆井水不犯河水地躺在床上,我很奇怪,就算是年龄大,在这僻静的房间里,终归也是孤男寡女,怎么可能就没有一点想法?

我好奇的看了她一眼,她闭着两眼,眼皮还一动一动的,我没话找话的就问:你还没睡着啊?

她说早就睡着了。

我说:你睡着了,可是我睡不着。

他有点不耐烦的说:睡不着,使劲睡。

紧接着一个画面浮现在我的眼前: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我一时激动说:太喜欢荷花了。

没想到一下子她坐了起来:这个荷花你是刚认识的?

我说还怎么刚认识,我说的不是人,是花,荷花。

老婆说:我知道,你这辈子就喜欢花,何止是一个荷花。

我说你又想哪去了?

老婆说那你自己还不知道,您不是说你的初恋叫桂花吗?

我说那是骗你的,当时我觉得自己连个初恋都没有,有点丢人,所以呢,就信口胡编了一个。

老婆说就算你是胡编,那原来带到家里吃饭的叫翠花的是怎么回事?

我说他是我的同学,在路上碰到的。

老婆说你真会碰,一碰就是花。

我说除了这个翠花,你看我还认识什么花?没了吧?

老婆挖苦道:你真会装糊涂,十年前追你的那个水仙是怎么回事?

我说:他不是没有追上吗?

老婆问为什么?我说我跑得快。

老婆说:不要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要不是她长得太丑了,你就跑得不快了,说不定都能坐下来等。

我说,唉呀,人家喜欢我跟我也没有关系,都过去的事了,就不要再提了,再说,她叫水仙,也不是花。

老婆说,水仙不是花,是草啊?

我说他是个人。老婆是狡辩:我还不知道你那个花花肠子?

我说我有什么花花肠子?就算我喜欢花又有什么不好,我又没有胡乱喜欢。再说你的小名不是叫小芹吗?难道不是花吗?

老婆说你瞎扯什么?带个“芹”就是花?那是菜。

我一听坐起来就说:你说的不对,就算你是菜,就是芹菜,但是在我的眼里,你就是最美的芹菜花。

说完呢,我自己都有点感动了。这话说的也有点太温暖人心了。一时激动想顺手抱抱他。她把手一抬:别抱我。

我说为什么?

没有感觉,抱也是瞎抱。

我只好你轻轻拍了拍他的头说:老婆,我爱你。

老婆说:你知道作为男人最让女人伤心的是什么?

我说这个你就不用说了,这么多年你也是了解我的,要不是你,我比唐僧都干净,洗都不用洗,就可以直接吃了。

老婆说,总的来说还算不错,谢谢。

我说,别太较真,睡吧。

没想到我是一夜无眠,看着熟睡的老婆,我心中一直在想,假如我们夫妻可以从头再来,我一定会做得更好。


打赏,可以鼓励作者更好地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