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山亭籍的复旦学子在山亭公社的微薄留言说:“山亭他妈的也来了个“乌有之乡”,取名叫“山亭公社”,首页就是纪念毛泽东诞辰118周年。这个家乡,我不敢回了。”

我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上小学时,所订阅的《中国少年报》上这样教育我们说:社会主义好,资本主义遭;资本主义每天都在产生着失业、凶杀、抑郁等等。那时心里就有些想法,觉得我们是个社会主义国家,这是为了丑化资本主义制度故意夸张描述的,如同资本主义描述我们一样,是宣传的需要。

随着特色越来越深入,我开始注意到这竟然是真的,并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位复旦学子发现家乡有一个宣传毛泽东思想的网站,竟感到“不敢回家”了,他的世界观是怎么来的?为什么?

特色社会中的家乡,那些凶杀、强奸、抢劫也不时见诸报端媒体;坑蒙拐骗、假冒伪劣、乡绅流氓、卖淫嫖娼、有毒食品等等这些毛泽东时代所没有的丑恶现象,在家乡也同样是愈演愈烈,所有这些,这位复旦学子没有“不敢回家”,反而看到红色网站《山亭公社》应运而生,他却“不敢回家”了!在他看来,毛泽东思想远比上列现象还要糟糕!我给他的留言中这样说:究竟是你被洗脑了,还是我被洗脑了?

“历史发明家”袁腾飞认为,说毛泽东伟大的知识分子都是把书读到狗肚子里了。看来,中国还有很多的人读书没有白读,其中就包括这位复旦的学生。


打赏,可以鼓励作者更好地创作